服务热线:

0577-881776479

最新公告: 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产品中心
传真:+86-123-4567

邮箱:3690489@qq.com

>> 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闵长富:病友之间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20-05-07

  

在同济医院的住院房内,不需互相介绍,只要看一眼床头上的插片,便知患者的姓氏名了。同住一室,几天下来,已有所了解。同室的三人患的同一个毛病,同病相怜的女患者住在同一个病房,是三个不同身份的上海人,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空间,闻着医院里不可回避的一股说不清、刺鼻的,究竟是苏来水还是福尔马林的味道,享受三种不同待遇的医保,同样有三种不同的心态。

甲是21号病床,病床在靠窗的位置,是上海人,74岁,是上海某企业的退休职工,她说她的医保能报销92%。

乙是22号病床,出生在上海,是共和国的同龄人,69年下乡插队,退休后又返城了,是新上海人,她是用的帮困医保,所花医药费用先到自己原来的医保地去报销,原医保地不报的再回到上海按帮困医保规定报销。

丙是23号床位,是四川人,50多岁,尽管在上海打工有20多年了,可上海与她一点关系也没有,她是四川当地农村的农保,所有医药费只能报销30%。

21号床的上海老奶奶,头发已花白,身躯也有些佝偻,但她的话特多,说得最多的是她是上海人,说话的口气总是比乡下人高人一等,引以她骄傲的是她的女儿就在这家医院上班,她女儿原来好像是护士,现在在医院工会工作,其他患者住院都要预交2-3万元押金,而她不要交,“我儿女在这个医院呢,我们上海人医保待遇好,你们外地……”她那嘴总是絮絮叨叨,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,她有一种炫耀的欲望,意思他们上海待遇好、她女儿能干……优越感满满,瞧不起外地人的腔调,让人有莫名的烦躁,甚至反感。她作陪的老伴是个老实巴交的老头,总劝她别说了,歇会儿吧,可她依旧“说”个不停。

21号床对22号床说“同一个乡下人有什么好谈的”,她想拉22床为她的“同盟军”,可22号床听不惯21床的“唠嗦”,心里是不同意21号床的说法的,不过,没有说出口罢了。

医院病房如同社会万花筒,呈现人间百态。友人之间的关系是互动的,不是单向的,病友之间虽然相处时间短暂,其实交流也是双向的。

21号床的言行自然会引起22号、23号病友的反感。不过嘴上不说罢了,很自然地就冷淡、疏远了21号床。

那天,夜,格外寂静。病房内的灯都熄了,唯有过道亮一小盏昏黄的灯。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,22号透过微弱的光线一看,是21号起来了,大概是想喝水,可她摸摸自己的热水瓶是空的,叹了一口气,又艰难地躺下了。那个就在这个医院工作的“能干女儿”好像从来没有来陪过床,或者端个茶送个水的,一天下来,似乎连个电话都没有。22号尽管身上疼,也不去多想什么,还是坚持起来,从自己床头水瓶内为21号倒了一杯水。是缘分才能住到一个病房的,不去计较她鄙视乡下人,宽容那种“瞧不起的眼光”和“语言”,看着她那么艰难、痛苦能不搭把手吗?!

22号床实际也是上海人,但,她到底是在几十年前离开上海下乡插队,在乡下呆过几十年,退休后又回到上海的,她没有忘记那乡下泥土的芬香,是乡下的水滋润了她那颗心,使她对乡下人有同情感,不欺视乡下人,她将23号当自己姐妹一样,真诚地交心,23号床的手机欠费了,22号的手机给她用,因为23号不会手机充钱,22号自己也不会充值,她让她的女儿为23号充了30元钱,以解通讯断档的难处。23号床尽管对城里人心存芥蒂,但,对22号的热心,23号像吃了一颗大白兔奶糖,味蕾在不停地跳动,心里甜滋滋的。人与人之间总是一颗心去温暖另一颗心的,面对四周苍白的墙,23床心中曾经的落寞与惆怅,被22床的行为驱散,让病房这个“生命的驿站”的悲凉立马有了温暖,使她那颗惊恐的心得到了舒解。22号床的行动嬴得了23号床的信任,她对22号另眼相待了,出院告别时22号、23号互相加了微信。

23号川妹子,已经在上海20多年了。20多年前她身揣3000元到上海这座陌生的城市闯荡,先是做拖鞋生意,一双鞋子能赚2元钱,在马路边搭个棚子或者摆个地摊就能卖,很方便,也没人管。后来又做麻辣汤生意,那苦是没法说的,早上两三点钟就起来了,晚上十一二点才睡,但,苦到钱,有劲苦,一天进账三四千呢,那是她在上海掘的第一桶金。可是后来不行了,城市管理严了,隔三差五的有人来检查,工商、城管、卫生等川流不息地上门“找麻烦”,麻辣汤的生意无法做了,只得关门歇业。二十多年她无数次往返于城市与乡村,身份定位随着往返而转换的她,如今在做钟点工,她的老公和儿子在上海做外卖,后悔的是当年没有在上海买套房子,现在一家人还是租住在一间很小的租房里。

在上海这么长时间,为上海不知流了多少汗水,也作出了不少贡献,可在上海却没有留下根,自己在骨子里还是个农民,融入不了这座城市,这里没有她的家,还是在四川老家建了三间四层楼的房子,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结婚成家了,现在她在上海苦钱是为第三代读书、买房子,她知道迟早她还得回到那个山区。在病房内,她那内敛的目光掠过两个陌生的面孔,带着忐忑不安的心理小心地与素不相识的两个病友相处,尤其是在21床面前,难免有一种不是上海人的自卑和那种不甘。

出院后,微信为病友之间建立了联系,2019年6月18日四川宜宾长宁地震,22号立马发微信给23号,询问地震区离他们家乡多远,对她的家乡、家人有没有影响,家人安全吗?

人与人之间密码解开的方法有多种,他们是因病相识,因住院相交,虽然出院分手了,但还有网线在连着,平素总是网上互相问候、聊聊天,以这种方式病友之情在延续。

如今,22号和23号床与21号床有没有联系不得而知,但,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今天的“大上海”,无论从地域意义,还是思想文化、行为方式上,都在不断更新扩容。“何为上海人?”难以一言定义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:海纳百川的上海、上海人,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,一定会以更加开放的姿态,创造前所未有的辉煌,而那些外地在上海的人能否在打开他们的眼界的同时,拓展对上海的理解、纠正对上海的偏见、打破对上海的迷思,构筑他们的自信?!

作者者简介: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大众文学学会会员,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进机关工作,从写新闻报道开始,一直从事文字工作,有小说、散文、报告文学、随笔、通讯、时评及论文等各类文章见诸于省级以上各类报纸、杂志,其中小说、散文曾发表于《人民日报》《中国妇女报》《健康报》《中国国门时报》《中国审计报》《中国轻工业报》《消费时报》《新华日报》《辽宁日报》《甘肃日报》《新民晚报》《羊城晚报》《盐阜大众报》《盐城晚报》《中国文学》《半月谈》《中国散文家》《秘书》《作文周刊》《中国农村建设》《农家女》等报刊,并有较多作品获得省级以上奖项。

上一篇:家政扶贫“授人以渔”

下一篇:花1w请月嫂做的月子餐,婆婆看了却不顺眼,来看

[返回列表]

关于我们 | 产品展示 | 荣誉资质 | 新闻动态 | 成功案例 | 人才招聘 | 留言反馈 | 联系我们 |

电话:0577-881776479传真:+86-123-4567ICP备案编号:浙ICP备01847856

Copyright © 温州春雷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地址: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环城东路绿景大厦1-2幢2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