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

0577-881776479

最新公告: 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产品中心
传真:+86-123-4567

邮箱:3690489@qq.com

>> 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北京家政业复工率不足4成 业者:缺乏隔离条件是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20-06-07

  

北京家政服务协会会长穆丽杰告诉新京报记者,协会对37家企业进行了监控,行业复工率目前在40%左右。

育儿、养老等刚需领域需要的家政服务人员较多。但返京的家政服务人员目前仍然较少,两家各拥有数千名员工的家政企业,只有上百名员工返京。

穆丽杰认为,返京复工难,源于企业隔离点规模不够,租宾馆用于隔离,企业开销又大,缺乏落实从业者隔离的条件。

“哎呀妈啊,妈你真要走啊,刚回来就走啊?“1月24日,除夕夜,黑龙江绥化一栋单元楼内,和蔡艳一起做年夜饭的儿子惊讶地喊了声。

刚在电话里一口答应雇主,决定立即启程返回的蔡艳,眼泪哗的就流了下来:“没办法,真挺亏欠家人的,但当时就想,一旦回不去了,雇主家就乱套了。”

58岁的蔡艳做家政服务这行已经16年了。她的雇主是一对80后夫妻,育有一男一女。2018年2月5日,雇主家女儿刚满月,蔡艳就上门,做了育儿嫂。

春节前,蔡艳买好了1月20日夜里的车票。尽管新冠肺炎可以人传人的消息已经传开,雇主还是兑现了让她回家的承诺,用车将蔡艳带到了车站,给她口罩让她注意防护。

蔡艳回家,终于见到了三年来见面不超过20天的小孙女,以及80多岁的父母。1月23日,武汉关闭离汉通道,绥化也发现一起确诊病例。除了采购口罩和酒精,蔡艳一家闭门不出。她很担心,是否回得去北京。

除夕夜,蔡艳接到了雇主的电话,说已经为她定了正月初二返京的机票。蔡艳答应了这个请求:“虽然三年没和家人过年了,但疫情可能严重,得赶紧回。”

和蔡艳的雇主一样,一月底二月初,雇主们都在抓紧时间让家政服务人员回来。因为家政服务人员承担的育儿和养老服务,是雇主的刚性需求。

李菲(化名)是北京一家大型私企的白领,春节期间她给育儿嫂放假返乡,没想到,原定于1月31日回京的育儿嫂,提前告诉她,湖南封村了,不让出来。李菲无奈,只能一边自己带孩子,一边等待。

2月1日,李菲的单位通知10日返岗,她坐不住了,再次致电催促育儿嫂。几经周折,2月14日育儿嫂终于回来,李菲才抽身出来上班。

春节前,育儿嫂孙秀英在黑龙江的父亲患病住院,她就和雇主商量好,孩子的奶奶春节来北京照顾孩子,她告假回老家照顾父亲。疫情之下,她无法回黑龙江,这时候,女儿因为膝盖旧疾过年刚做了手术。于是,她就趁着春节去河北照顾女儿。

刚过了元宵节,雇主便给她打电话,说孩子的奶奶回老家了,实在没人看孩子了,能不能早点回去。

“她家孩子四岁半,母亲是大学教师,父亲在企业里特别忙,平时都是我看着,我这不在吧,孩子不好好吃饭,不好好睡觉,那赶紧回吧。”孙秀英说。

孙秀英的女儿硕士毕业后在一家企业工作,平时一人生活,刚手术后两周的她还无法脱离轮椅和拐杖,没法做饭。孙秀英索性买了一堆方便面和火腿肠。

“不方便提壶别烫着,你烧水就烧半壶,够冲方便面就行啦。”孙秀英一顿嘱咐,就启程了。

蔡艳回京后,雇主特别租了套房子,把所有物资都准备齐全,让她先隔离16天,再去照顾孩子。蔡艳的一位老乡原本在北京租了房,于是赶在雇主预产期前14天回京,隔离之后正好不耽误工作。

但并非所有人都具备在京隔离的条件。李菲觉得给育儿嫂安排酒店太夸张,干脆就接回家,边照顾孩子边观察:“真是提心吊胆了两周。”

为防止家政服务人员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发生交叉感染,许多雇主干脆选择自驾车出京接人。孙秀英就是雇主开车出京,从河北固安接回来的。

王彩霞在北京照顾两名近90岁的老人。在西藏当兵刚退役的儿子说要回老家过年,她决定春节一定要回家,定了2月4日晚返京的车票。

疫情之下,老人60多岁的两个儿子驾车去河南接王彩霞回家。2月4日11点,两人到达河南,让王彩霞很是过意不去。王彩霞说,两人凌晨3点就出发了,中途换着开,赶着4日中午到达了河南。

隔离期结束了。如今,王彩霞每天给老人做饭,陪老人读读书,晚上帮老太太起夜如厕,一切工作有序。

2020年2月底之后,“阿姨来了”创始人兼CEO周袁红就持续开线上动员大会,鼓励复工,还推出“复工送礼品”的活动。她介绍,公司春节返乡4160名,现在已经返回200多人,还有近4000人没有回来,部分雇主取消了用工需求。目前还有3220人的人员缺口。

北京爱侬养老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张穆森介绍,公司2019年住家型的家政服务人员5396人,春节前离京是3287人,目前共回来一百余人。

春节以来,杏韵妈妈母婴健康管理中心经理刘欣几乎天天开车接送月嫂。她的企业在业内属于中小规模,共有三家门店。

刘欣说,春节后复工的家政服务人员基本上就是春节时未回京和提前返京的,共三十来人连轴转。因月嫂的工作都跟着预产期走,有预约,所以她尽量保证月嫂们的到岗率。目前月嫂复工情况80%,育儿嫂在20%左右。

疫情之下,刘欣的月嫂们从上一家雇主到下一家雇主工作,都没坐过公共交通工具。她会开车去接,然后送到下一户人家:“预产期不是能无缝接上,我都跟雇主商量,满月以后能不能多用几天,等下一户生了,我再去接月嫂。咱给便宜点价格,人也理解。”

很多哺乳期雇主乳腺炎犯了、发烧了,通乳师未回京,刘欣还要上门去帮忙排乳。有的社区进不去,她就在车里帮雇主排乳。

3月17日,刘欣到客户家为哺乳期犯乳腺炎的母亲通乳,小朋友刚出生50天 ,刘欣帮忙哄一哄。 受访者供图

周袁红介绍,受疫情的影响,公司1月20日之后便关停了全国的门店、停止了小时工服务。四千多名家政人员因当地封锁等原因出不来,这占全部人员的百分之六七十。这意味着,即将履约的月嫂订单也面临极大的解约风险。因此,对于春节期间返京的和在岗的阿姨,如果阿姨下户,原地视频面试,雇主阿姨双方认可后,雇主去原雇主家接:“必须要做到无缝对接。”

穆丽杰介绍,返京复工难,关键还是14日的医学观察期落实困难,具体来说,就是企业隔离点规模不够,租宾馆用于隔离,开销又大。

家政服务人员在北京固定住房少,平时都是企业提供住宿、统一管理,因此返京能够自我隔离的少。其次,很多家政服务企业设在社区里,而社区正封闭管理。

刘欣的三个门店,两家在社区里,社区封闭管理,不允许多名返京人员集中隔离。只有一个居委会旁的门店有隔离条件。和居委会商量之后,刘欣将门店改造为可以住10人的隔离点,安排家政服务人员定期一批批返京。

“每次我说腾出名额了,谁愿意回来,一排阿姨都在群里举手。”刘欣说,目前第三批返京人员才刚过7天隔离期,复工周期慢。

周袁红的企业规模较大,将有条件的门店宿舍改造为隔离观察点,腾出90个床位用于返京人员隔离。隔离结束后,仍采取视频面试、雇主车接的方式上户。目前,已经返回的家政服务人员有两百多人。

还有企业选择租下一层宾馆,当作集中隔离点。张穆森介绍,隔离点一次可以安排60名家政员,最早的一批返京家政服务人员2020年2月底就入住隔离点,隔离期结束后,公司开具隔离证明,安排上岗。但这一数据仍然只占员工总人数的3.7%。

不仅隔离存在周期成本,资金成本也不少。北京好孕妈妈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肖哲文介绍,公司租的用于集中隔离的酒店,月租金3万左右,一个月只能隔离30个人,相当于一个人一个月的成本就接近5000元,这是公司的一笔额外支出。

家政企业也一直在关注疫情的走向和国家的政策,但境外输入病例的增加打乱了大家的预测。

上周,北京市人社局和商务局要求企业统计未来4月底的复工需求量。肖哲文提供了未来需要上户的500人名单。这让肖哲文对复工产生了期待,他预计,政府可能会用大数据筛查功能,确定返京数据,也许可以为一部分人开绿色通道,直接返京,取消隔离。

上一篇:张家界市启动家政服务行业信用体系建设

下一篇:护理本科专业撤销?浙江大学回应了

[返回列表]

关于我们 | 产品展示 | 荣誉资质 | 新闻动态 | 成功案例 | 人才招聘 | 留言反馈 | 联系我们 |

电话:0577-881776479传真:+86-123-4567ICP备案编号:浙ICP备01847856

Copyright © 温州春雷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地址: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环城东路绿景大厦1-2幢205